第162节(1/2)

作品:《顶流怀里的小撩精又作又渣

    百度搜索“知轩藏书zxcs88”或直接收藏“www.zxcs88.com”,打造你的书库!

大步朝着里屋走去,推开屋门,见盖着红盖头靠在床侧的宋明初,嘴角漾起笑意,语气透着几分宠溺。

    “初初,怎么这日还睡懒觉……”

    阎豫走过去,抓起宋明初冰凉的手,嘴角骤然沉了下来,整个人不可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他猛地掀起盖头,露出一张妆容精致的脸。女人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甜笑的弧度,看着就好像在梦中梦见了什么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

    阎豫声带发颤,微抖的手探到宋明初的鼻息下,尔后整个人往后跄踉了几步。

    婢女吓得魂不附体,眼角瞥见梳妆台上的书信,连忙拿给阎豫。

    阎豫只看了一眼,就把书信撕成碎片,盯着嘴角噙着笑意的绝美女子,眼泪瞬间糊了视线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是什么让你不要我?”他低咆,“这上面的字,我一个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而后,场景快速转换。

    第三者阎豫看着睡梦中的阎豫给宋明初发丧,为她刻牌位——爱妻阎氏。

    又看着他终身不娶,守着一只狗过日子。

    数年飞快流逝,国公府夫妇找上门。

    国公府夫人站在宋明初牌位前哭得晕厥:“我的囡囡啊……我的囡囡啊……”

    阎豫看着寻亲的夫妇,面无波澜:“她在生的时候,你们没尽到半分责任。死的时候,亦不曾守丧,现在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国公自责地抹了抹老泪:“我们找了她整整三十年……我们亦不愿这样。是不是我们早点找到她,她就可以脱离贱籍?”

    阎豫冷眼看着老国公:“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?她终其一生,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个名门嫡女,亦不知自己姓宋。你们往后就别来了,不要扰了她的清幽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几年,阎豫看着年老的鳌拜,努力地撩起眼皮看他。

    可它太老了,仿佛撩起眼皮都要用尽他全身的力气。

    阎豫伸手摸了摸它,低低地问:“连你也要弃我而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阎豫醒来后,心口传来阵阵密密麻麻的痛意,却再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看了眼腕表,是凌晨三点。

    在古代是三更,宋明初就是三更赴死的。

    而今夜也正好是他们结婚的前一夜。

    思及此,阎豫再也忍不住,火速到车库开车前往宋明初的公寓,猛地敲门。

    砰、砰、砰。

    宋明初原本在睡梦中,被粗暴的敲门声给吵醒,头疼欲裂,有些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她正考虑要不要报警,门外就传来阎豫的急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宋明初,你在吗?宋明初,开门。”

    宋明初吓得连忙开门,把人给拉进来。

    “阎豫,你疯了?现在几点?”

    阎豫上下扫视了她一眼,又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发现温度正常后,才松了一口气,冷着声音问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打了几个电话,你怎么不接?”

    天知道他一路是怎么飙车过来的。

    宋明初伸手抓了下手机看,是静音模式,怪不得没听到手机声音。

    她翻了个白眼:“我在睡觉,怎么接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阎豫仿佛听到了什么诧异的消息般,脸色微沉:“你睡得着?”

    宋明初打了个哈欠,理所当然地回应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天要跟我结婚,你居然睡得着?”阎豫声调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宋明初打哈欠都打出眼泪花子了,掩着嘴看他:“阎豫,你长得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我就说,我这张脸,你明天要跟我领证,你怎么睡得着!”

    宋明初被气笑了:“可为什么要长这张嘴?”

    阎豫:……

    宋明初怎么跟他妈的说法一样?

    宋明初困得直飙眼泪:“行了,我没事,也不跑,你可以回去了?”

    阎豫冷着脸:“你赶我?”

    宋明初:“我赶得不明显吗?”

    阎豫环视了周围一圈,房间很小,环境很差,想起梦境中宋明初的无奈,说她也不愿意生来就是贱籍,心口再次泛起钝钝麻痛,再次看向宋明初的目光多了几分怜惜。

    “不用觉得不好意思,我不会嫌这里。我在这里等天亮,跟你一起去登记。”

    宋明初瞪大眸子:“你要留下来?”

    阎豫淡淡颔首,自顾走向床头坐下:“嗯,不用太高兴。”

    宋明初气翻白眼: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高兴?阎豫,你不嫌弃,我嫌弃!”

    阎豫不悦微拧眉头:“这张小嘴,果然净说我不爱听的。还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,你舍得我来回奔波?”

    “舍得啊!”宋明初想也没想点头。

    阎豫:……

    最终,阎豫没理她,坐在床头看手机,宋明初躺在床侧睡觉。

    可阎豫盯着她,她怎么睡得着啊!

    啊、啊、啊!宋明初觉
精校完本小说,尽在wωW.zxcs88.com